人藏在怀里的手软软地跌出来,握着

分享到:

头发从燃烧的帐篷里策马而出,她的双腿拖在地上,拼命地挣扎。还是个年轻的女人,没穿皮靴,裙子下的小腿白净细腻,在地下拖得都是血丝。也许是她挣扎得太厉害了,虎豹骑手起刀落,斩下了人头,猩红的血在地上泼洒出一摊,虎豹骑提着人头策马而去。女一柄锋利的短刀。

九王思索了片刻:“传我的令!上的胤末燮初,是一个悲哀的年代。

英雄们还未诞生在钢铁的摇篮中,世界在动荡和战火中挣扎。

北陆瀚州在蛮族七大部落的控制之下,七部的盟主青阳部以北陆大君的身份君临草原。而浩大的东陆属于古老高贵的胤王朝,十六个诸侯国以铁桶的形状拱卫着神圣的帝王之都。

然而,和平的年代已经毁去了,而新的时代则建立在战士的尸骨和妇孺的血泪上。

四十五年之后,大燮的官史《燮河汉书》回头去描述这段乱世的时候是这么说的:“初,帝王失位,风云变作。

强雄贵功业而贱人命,恃三尺剑,争诸天下,老弱欲偷生而终乱离,漓血荒野,枯骨相藉。

是时,天地为熔炉,万物为薪炭,血泪并煎于其中。

是以,英雄有悲世之歌,继而振拔威武,扫荡风云,立南北二朝过去。无论是东陆的大皇帝还是北陆的大君,都无力去维系庞大的国家。王权已经旁落,怀着野心的人竞相踏入战场,在乱世中夺取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胤朝喜皇帝二年,青阳部世子吕归尘阿苏勒被送往真颜部,在南方温暖湿润的草原上休养。

区区三年之后,真颜部举旗退出青阳部掌握的草原议会库里格大会,开始了反叛大君统治的战争。于是滚滚铁流从北方而来,青阳的虎豹骑血洗了南方的腾诃阿草原。

喜帝五年早春四月,青阳九王吕豹隐厄鲁的大军冲破了真颜部最后的阵营,真颜部的主君——“狮子王”龙格真煌伯鲁哈,在乱军中砍下了自己的头。真颜部被灭族,草原七部中最弱小的一支永远地消失了,青阳的主人——吕氏帕苏尔家族——再次用血捍卫了大君的尊严。

而就在同一个月,在东陆中州,赤潮般的骑军开进了胤朝帝都天启城的城门。东陆的雄狮,来自“南蛮”离国的诸侯赢无翳骑马直趋太清宫,在阶下昂首不跪。七百年来第一次,皇帝在刀剑下屈服,成了臣子掌中的傀儡。

旧时代被男子长过马鞭的杀,女人要留一半,年老的不留。”百夫长在马背上躬身:“是!”“屠城令?叔叔……这可是七万人啊……”比莫干伸出去阻拦的手停在半空中。

九王把他的胳膊按下:“遇事不要先想到敌人。比莫干,你想想这一战虎豹骑死了多少人。战士们跟我们上阵,他们要财宝要牛羊也要女人,打胜了,就让他们开开心心的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。”“可是屠城令……”“比莫干,不要心软。做大事的人,要有做大事的决心。这些人对我们已经没有用了,不要被血蒙住了你的眼睛,要看到将来。灭绝真颜部,你还不知道我们做成了怎样的一件大事。”九王抽动鼻子,像是闻着馥郁的酒香,“这风里的味道,让人想起铁沁王奔驰在这片草原上的年代,蛮族新的辉煌盛世,就要开始了吧。”比莫

欢迎转载秒速赛车计划软件_北京赛车pk10计划助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_北京赛车pk10计划助手 » 人藏在怀里的手软软地跌出来,握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