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瞬间李林的脑袋里就跳出南门两个字不是因为

分享到:
“诺!”两名精兵顿时跑了出去,仅仅几息时间,所有精兵皆还刀入鞘,整备就绪。
 
    “出发!”李林眼神一变喊道。‘终于来了?公孙度?’李林心里冷笑一声,里应外合?我且让你尝尝请君入瓮!
 
    话说方才张将军走了之后,那做乐浪军打扮的公孙度士兵暗暗心忧城墙的那些乐浪兵,城墙居高临下,下面的一切自然看得清楚,要是到时他们鸣起警钟,岂不功亏一篑?想来想去,他冒着被拆穿的风险上了城墙,这一上不要紧,着实令他心中暗喜。
 
    只见那数百名乐浪兵三三两两围在一篝火边烤火,还相互低声取笑逗乐,仅仅只有数名乐浪兵站在城墙边缘哈着手取暖。
 
    那公孙度士兵看了一会,好似那几个乐浪兵也实在耐不住寒冷,找了一处火堆坐了下来,还取出一个皮囊,喝了一口。
 
    “给我留点!”只见那乐浪兵身边的将士嘀咕了一句,一把夺过皮囊对着嘴喝,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,“呼……快冻死老子了,要是没有这个,我们怕不是要冻死在这里!”
 
    “是啊!”
 
    “都怪那公孙度!”
 
    ‘莫非那是酒?’那名公孙度士兵立刻回想起刚才那个牙将说的话,心中暗喜。
 
    “喂,这天太冷了,我先烤着这篝火小睡一会,对了!如果万一张将军来了,切记一定要摇醒我!”其中一个乐浪兵说道。
 
 第八十八章 请君入瓮 2
 
    “你?”另外一名乐浪兵不乐意了,不满道,“我还想睡呢!”
 
    “行行行!你们都睡!万一张将军没来,公孙度来了,都把你们吃饭的家伙砍了去!”远处的一名乐浪兵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切!咱们北门一直都没有军队来攻打啊,你们就放心吧”那名乐浪兵笑着说道。最后一些人商议了一下,选出了十几兵士兵警戒,其他的都缩在篝火边睡了。
 
    那十几名被选出的乐浪兵当然也不乐意,随意地看了城外几眼就回到了篝火边,再也没有起身……
 
    ‘乐浪兵也不过如此……如此最好……’那名公孙度的细作心中暗喜,悄悄下了城楼,却没有看到那些眯眼的乐浪兵看了那个方向一眼,笑话,早在他上来的时候,这些乐浪兵便通了气了,只是做与那人看罢了。
 
    轻轻一声,城门悄然开了一个一人过的口子,一名公孙度士兵走了出去,在城门之外点起火把,舞动几下,随即又是熄灭,随即又点舞动几下……
 
    “成功了?”远处高坡的公孙度分明看到了暗号,心中狂喜,一挥手低吼道,“人禁声,马衔枚……出发!”
 
    初时他还有一些警惕,待潜行到乐浪城下,见那城门隐隐打开一缝,城墙之上没有半个人影,顿时心中大喜,乐浪城!哈哈!
 
    城门慢慢打开,公孙度策马而入,大喝道,“随我杀入乐浪!”
 
    “杀!”先锋阳仪,杨祚均是大吼一声,率先策马杀入城内,随后公孙度大军纷纷大喝冲入了城中。
 
    公孙度的细作一看大军已经入城,赶紧登上城头,眼前竟然出现了数百张弓矢在对准自己,公孙度的细作当时就傻眼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本来准备一场厮杀公孙度大军,进入南门一看,城内竟然寂静一片,公孙度勒马停住,隐隐感觉有些不对,忽然一声炮响,一阵鼓声响起,公孙度只感觉自己四面都仿佛出现了无数的兵将,正在想己方军队杀来,领先一将正是杀死自己大将的太史慈,眨眼间,公孙度大军就被团团围住。
 
    “唔?”公孙度冷眼看着四周,未见丝毫惧怕,冷冷一笑,自己身经百战,几次被人军队所谓,自己均能冲出,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在乐浪,邴原的兵力根本就不如自己。
 
    忽然背后一阵惨叫,公孙度急忙回头,只见数百名弓弩手在城墙之上对准着城里面的公孙度大军一阵乱射,城门也被趁机占领。
 
    看着城门慢慢合拢,公孙度的士兵又惊又慌,看着左右不知所措,怎么自己偷袭而来,好像是中了别人的陷阱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”远处一阵大笑。
 
    公孙度深深吸了口气,喝道,“来者何人!”
 
    “公孙将军,好久不见啊……”李林一席青衫,腰佩宝剑,骑着马慢慢的挪到了两军之前。
 
    ‘又是这个家伙!’公孙度心里骂了一句,眼前之人就是自己在西门外看到乐浪城头的那个青衫书生,自己这一会被挡在了乐浪城的西门外,都是因为这个小生,公孙度心里怎么可可能不怒。
 
    公孙度还是很有侯爷的范“阁下礼数不全,孤甚是失望!”
 
    李林一记冷笑,反驳道,“林也是深感羞愧,特来请公孙将军去我家小住数日,以便元杰足了那待客之道!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公孙度看了看四周,暗想今夜怕是讨不了好了。
 
    公孙度疑惑道“请问这乐浪城下之物,还有将我攻城车破坏之物是否均是出自先生之手?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“先生不敢当……不错,正是小生干的!”
 
    公孙度又问道“那今日,先生怎知道我会偷袭,而且还会从南门进入?”
 
    李林笑得更甚,看着公孙度,原来李林在知道南门无战事之后,起初认为是围三阙一,后来知道公孙度要夜袭乐浪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,暗想若是自己要里应外合取乐浪,会选择哪个门呢?
 
    南门!一瞬间李林的脑袋里就跳出南门两个字,不是因为南门容易攻,也不是因为现在南门兵少,而是公孙度数次只是佯攻,现在的南门根本就是没有防备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李林立刻通知了许亮,许亮告诉了邴原和张将军,这样众人便有了防备。
 
    虽然如此,李林也同时嘱咐了其他二门的守将,虽然乌木知道以后也算是不以为然,但毕竟事有万一嘛!这可是关系着全城几十万百姓的,要是在乌木那里出了错,自己可是担待不起,最后还是邴原给乌木臭骂了一顿,乌木才抓紧戒备。
 
    李林看着还在等待答案的公孙度笑道“公孙将军你觉得你现在知道还有什么样用呢?你要是现在下马受降,待到我府上,林肯定与公孙将军细细详谈!”
 
    公孙度苦笑一声,暗暗摇
    公孙度仰天长叹,道“哈哈,这也算是孤的报应了!李元杰,你父亲…………我本不想那样!”
 
    李林怒道“公孙度,你挖开我家祖坟,逼死我生身父亲,今日,你死于我手,这就是天道轮回,公孙度还不受死!”
 
    “事到如今……”公孙度叹息了一声,高声喝道,“诸君死战!”
 
    “喝!”那些公孙度大军不愧是身经百战,陷入绝境也胆气不减,见公孙度发令,顿时朝着那些明晃晃的弓弩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放箭!”李林一声冷喝,他也有些意外,如此情景,公孙度军竟然还有胆气冲锋?
 

欢迎转载秒速赛车计划软件_北京赛车pk10计划助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_北京赛车pk10计划助手 » 一瞬间李林的脑袋里就跳出南门两个字不是因为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